大众配资

| 财经股票网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夹

钮文新:中国需要站位全局的金融管家

20-08-19 18:40    作者:钮文新    相关股票:

 

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这是古训。据此,政府经济部门作为中国经济大局的掌控者,必须彻底摒弃部门利益之争,更不该任由“一亩三分地”思想作怪。具体到宏观金融部门更是如此,按照说法:经济是肌体,金融是血脉,两者共生共荣。但常识告诉中证军工 ,肌体中血脉出问题,一定是全局性的问题。所以,血脉的健康需要金融管理部门的各方协力、精心打理,而绝不该允许丝毫的“铁路警察”心态。

作为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刚刚接受央视专访之后,又以“坚定不移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为题在《求是》杂志撰文,从外到内、从大到小、从历史到现实、从成绩到风险、从资本市场到货币市场、从未来判断到管理措施、从经济建设到国家安全,辩证而全面地阐释了他对中国金融大局的看法。应当说,近年来,不掺杂任何侠义部门色彩,把金融视为整体、全局性站位解构中国金融问题的文章比较少见。

郭树清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指出:中证军工 还要进一步推动资本市场、直接融资的发展。今年上半年,中国直接融资比重从32%上升到36%(股票和债券合计),中证军工 希望这个势头能够保持下去,可以提供更多的直接融资来支持企业。在郭树清看来,直接金融的发展是中国金融供给侧结构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在经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扮演着‘棋眼’角色”。所以,要“推动金融结构同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促进融资便利化,降低实体经济成本,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健全金融机构法人治理,矫正大股东操纵和内部人控制两种不良倾向。不断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引导理财、信托、保险等为资本市场增加长期稳定资金。加快养老保险第二和第三支柱建设,推动养老基金在资本市场上的占比达到世界平均水平。”

 

 

在谈到未来中国金融结构和风险防控时,郭树清认为:应当“努力实现股票市场、债券市场、信贷市场与货币市场职责清晰、分工有序。这句话虽然藏在文章的字里行间,但这句话或许很有分量和深意。历史地看,基于金融部门的职能分割,中国很少有部门强调不同金融市场应有不同的职能定位,以至于市场功能也存在交叉和混淆。

比如,银行间市场本应属于金融机构之间资金相互短期融通的货币市场范畴,但多年来,这个货币市场却在不断发售企业融资券,而且为了这块利益,银行间和交易所两个债市始终分割,以致同样的债券、同样的期限在两个市场呈现不同收益率,这实际对利率市场化改革构成障碍。当然,这个问题最近刚刚被解决了,但这不是小事,金融市场的功能不清、定位不准,不仅可能导致金融市场价格信号混乱,而且还可能导致巨大的金融风险。

再比如,近年来风险巨大所谓“互联网金融”,它就是刻意模糊市场定位而在初期“成功”逃避监管,结果构成了巨大的金融乱局,不仅其间混入大量金融骗子,而且造成极其稀缺的金融资源被严重浪费。按照郭树清的话说:“金融产品和市场结构日趋复杂、透明度较差,金融体系内部资金自我循环、脱实向虚倾向愈演愈烈,一些不法金融集团和违规金融活动野蛮生长,金融系统内部的腐败和违纪违规行为持续蔓延。”

 

 

实际上, 2018年到任央行、银保监会时,郭树清面前摆着的最为重要的工作任务就是治理整顿、肃清金融积害。从这个角度讲,当年郭树清也多少有些临危受命的韵味。一系列数据已经表明3年的成绩,但面对未来国际国内巨大的政治、经济和公共卫生风险,郭树清恐怕更不敢须臾分神,尤其在金融开放问题上,郭树清没有简单提及,而是少有地为之设置了明确的前提——按照自主、有序、平等、安全的方针,在确保金融主权的前提下,努力实现更高层次的金融开放。同时,要“提高开放条件下的宏观金融管理和防控风险能力,及时发现并有效阻遏外部冲击向国内扩散”。

郭树清同时意识到,重大金融风险“生存的土壤尚未完全铲除,稍一放松监管,极可能全面回潮,导致前功尽弃”。尤其在疫情和境外问题的冲击下,中国金融监管难度势必成倍增加,而郭树清的态度是:尽最大可能提早处置不良资产。他认为,有毒资产的病灶必须下决心切除,掩盖和拖延只会带来更严重的后果。具体方法:第一,采取更审慎的财务会计制度,真实展露资产质量;第二,日常监管不再简单将不良率上升作为评判标准;第三,制定切合实际的收入和利润计划,增加拨备计提和资本补充;第四,利用下调拨备要求,腾出财务空间,加大不良资产处置;第五,疏通不良资产处置的政策堵点,为提高金融体系稳健性创造更有利条件。


 
声明:本文内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输出至本站,文中观点和内容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与本站无关。

我要评论

中国证券网黄金ETF沃伦策略平安期货